卞眼观天下
心无界,路无限
http://blog.ifeng.com/179319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阔端汗西征吐蕃奠定好基础

2017-06-16 08:55:1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热点话题 | 浏览 503 次 | 评论 0 条

吐蕃王朝崩溃之后,西藏陷于长达400年的分裂割据与战乱动荡。13世纪初,成吉思汗率蒙古各部落崛起于东方,并逐渐统一了中国。成吉思汗的孙子阔端曾派遣大将多达纳布率领蒙古骑兵深入西藏。阔端意识到要想统一西藏,必须利用当地宗教势力。他了解到当时在后藏的萨迦地方崛起的萨迦派势力日益强大,萨迦寺的寺主贡噶坚赞(又称萨迦班智达)

10世纪初,吐蕃王朝在奴隶和平民大起义的打击下土崩瓦解。西藏地区出现了400年的割据混战,吐蕃进入所谓“黑暗时代”,更多的人皈依佛门,印度佛教进一步在吐蕃传播。经过与吐蕃原来本教的斗争、融合,逐步形成了喇嘛教即藏传佛教。各地僧人与领主相结合,“设道布教,各化一方”,“各树一帜”,出现了众多的宗门与流派。其中著名的宗派有萨迦派、噶举派、宁玛派、噶当派等,此外还有一些小的教派如觉朗、希解、觉域、夏鲁等,号称“四大八小”。因其僧服或寺院标志不同,分别被称为“花教”、“白教”、“红教”、“黑教”等。政治割据与宗教分裂进一步导致了吐蕃地区的混乱与贫困,使吐蕃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窝阔台大汗即位之初,将原来西夏的部分地区分封给其二子阔端,令其率军经营河西走廊地区。太宗八年(1236),阔端奉命率西路军进攻宋朝的四川。后来又受命开府西凉,接管西夏统治时期的藏族居住地,所以,吐蕃自然成为其争夺的对象。

13世纪初的蒙夏战争时期,正值西夏朝廷极力推崇藏传佛教,因而使藏传佛教在西夏区域内的地位高于佛教其他宗派,这就为蒙古上层提供了最早接触和接受藏传佛教的机会。从宗教形式上看,藏传佛教的某些仪轨与蒙古早期信仰的萨满教和信奉巫师的传统比较接近,二者易于沟通。从教义上看,藏传佛教宣扬“佛我一体”的理论对蒙古贵族推进统一战争、建立和巩固统治十分有利。在蒙古贵族上层的推崇下,藏传佛教继西夏之后又得到了新的保护,而且随着统一战争的步伐有了一个大力扩展的环境。各教派高僧得以云游各地,讲经传法,聚集弟子,并为诸王子弟将臣讲经说教,译释佛经、著书立说、修缮及兴建寺院、创新教派等宗教活动得以大力开展和推广。

窝阔台之子阔端,受命统治西夏故地为西凉王,于元太宗十一年(1239)命其部将进军吐蕃。元定宗二年(1247),迎藏传佛教高僧萨迦班智达叔侄3人前来商谈吐蕃降附事宜,并在蒙古传经,阔端首先接受藏传佛教及灌顶仪式。他曾经派拖雷的庶子、忽必烈之弟阿里不哥亲王分兵由甘南进军,以老将按竺尔为先锋,先后攻破宕昌、阶州等地,攻克文州,由古阳平道进入四川。这一带一直是汉藏杂居地区,按竺尔招降了吐蕃酋长勘陋孟迦等10族。阔端任命一些吐蕃首领为边州长官。元太宗十一年(1239),阔端又派道尔达率本部人马进入前藏,负责侦察西藏的军事实力。道尔达的军队到达拉萨北面,遭到黑教寺院武装的小规模反抗。

道尔达以武力攻占了黑教的热振寺,杀死僧众数百人,继而又焚毁了杰拉康寺,准备向拉萨进发。萨迦四祖萨迦班智达及时派人秘密会见道尔达,希望他放弃武力征服政策。从此,道尔达在拉萨一带留驻两年之久,未与当地僧俗势力发生武装冲突。道尔达比较全面地了解了当地的各种情况后,给阔端写了一份报告,认为“萨迦班智达学富五明,具大法力,希望王爷遣使迎之”。这封信对吐蕃的归附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阔端接到道尔达的报告后,决定迎请萨迦班智达前来凉州王府会晤。不久,道尔达率军回到凉州,进一步向阔端王爷介绍了吐蕃的情况。乃马真后三年(1244),阔端派出使者给萨迦班智达送去一封邀请信,称他为文殊菩萨的化身,希望他以蒙藏关系为重,毫不犹豫地前来凉州。如若拖延时日不肯前来,则将派大军进行杀戮。若为僧众及众生着想,尽快前来商讨吐蕃归属之事,将令其管领吐蕃僧众,并赏赐大批财物。萨迦班智达率年仅9岁的八思巴及其弟恰那多吉前往凉州,经过近两年的跋涉,终于在元定宗元年(1246)秋到达目的地。当时阔端前往和林参加贵由的称汗大会,留守凉州的道尔达等代表阔端对萨迦班智达叔侄进行了热情接待。

元定宗二年(1247)五月,阔端代表蒙古汗廷,萨班代表吐蕃地方,共同达成了吐蕃归附蒙古帝国的协议。阔端表示,今后不再对吐蕃用兵;萨班则同意吐蕃归附蒙古汗国。阔端表示萨迦派可以代管吐蕃政教事务,原当地官员的姓名及属下百姓户口数目,一律登记造册,一式三份,一份送阔端王府,一份交萨迦法王,一份由官员自存。愿归顺者保留官职,否则后果自负。双方还商定了贡赋形式和数量,各地长官负责征收,偕同萨迦金牌使者一起运到蒙古汗廷。在会谈过程中,八思巴以其聪明才智,一方面竭力促成吐蕃归附中央政权,另一方面也有理有节地为藏族争得了许多优惠政策。

这次会谈后,萨班以个人名义写了一份《萨迦班智达致蕃人书》,指出:蒙古汗国军旅无算,目前金国、西夏、畏兀儿等均已成为其辖地,“顺彼者与彼共苦乐,心怀厌恶不遵功令而空言归顺则不许,且终有因而覆灭者”。并举例说:“畏兀儿主动归附,其境未遭涂炭而昌盛逾前,人畜由彼等自理,各级官吏也由彼等自任之。其他如金国、西夏等不遵功令,终遭覆灭,逃遁无门。最后还是不得不俯首归降。”他规劝西藏各地的领主和各派僧侣,“不要自以为部众剽悍,以为地险、人雄、兵众、甲坚就企图以战斗获胜,或者企图逃脱。这样做的结果只能导致最后覆亡”。文书承认吐蕃是蒙古汗国的属地,蒙古政权则承认吐蕃各地官员可以保有原来的地位,但要经过蒙古汗廷委任,并向汗廷呈报户口,接待蒙古使臣,遵行蒙古汗国统一的政策法令。这是一份非常重要的历史文献,是符合吐蕃人民和全国各族人民利益的。萨班、阔端和八思巴等顺应历史潮流,为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巩固和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更多文章:

元朝开国功臣刘秉忠

首都东扩六大理由

忽必烈登基元上都

发展西部旅游业一举多得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坚守开阳古城的大将刘源      下一篇 >> 忽必烈拜八思巴为国师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卞洪登

马来西亚科技大学博士,现任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亚太城市发展研究会秘书长,著有《中国资本运营方略》、《国策百谏》、《首都东扩》、《全球出击》、《丝绸之路考》及《卞侠客游记》等书籍。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